幻听·喃喃自语

93年柏林中国摇滚音乐会,有记者问他关于一块红布,崔健回答说:太多的年轻人愿意将自己的眼睛挡住,他们觉得这样舒服,因为你看见太多真实的东西,你自己不能骗你自己,很多的文化也是这样,如果说你真的看到以后,你会觉得自己太弱,觉得这个社会太复杂,不是很纯洁。他们觉得挡住点好,你越是挡住看不见,越觉得幸福。

围绕着这首歌,出现了非常有意思的接受美学现象:一旦你认准了一块红布所指,那么,歌曲的形象便来得更加强烈,而歌曲的内涵也便有了边界。换句话说,你的理解到哪里,这首歌的意义便到哪里。而这首歌本身,却像是无边无际的。 


 
评论
热度(2)
© 困敦1900 | Powered by LOFTER